邯鄲新聞>>邯鄲特色>>

一枕夢千年

2020-11-26 10:10:32 來源:邯鄲晚報
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

邯報融媒體記者馮璐李一平攝

在邯鄲彭城的巷陌間,有一座隱藏在文昌閣附近的瓷器作坊,推開其紅褐色的鐵門,只見院子裏是一半窯洞一半民居。院子裏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磁州窯瓷枕作品,作坊的主人正在細緻地給坯子開光。他叫任龍,是磁州窯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,現在仍在磁州窯瓷枕的製作之路上不懈地探索着。

邯報融媒體記者馮璐李一平攝

磁州窯瓷枕是我國北方民間納涼度夏的寢具之一,初見於隋代,直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在華北地區的一些地方還有製作。雖然今天瓷枕已經淡出了人們的生活,但在古代,瓷枕不僅是日常生活的基本物件,也有着重要的文化象徵意義,譬如多子、長壽、婚姻美滿、家庭幸福、富貴平安等。下自平民百姓,上至王公貴族,都很重視瓷枕。

據悉,以“器語之別——磁枕八方”為主題的磁州窯瓷枕創作活動於近日在彭城舉行,為此記者特意拜訪了任龍先生,就磁州窯瓷枕技藝傳承等問題進行採訪。

子承父業傳承瓷器之美

任龍自幼受到從事陶瓷藝術工作的父親任雙合的影響,對瓷器、對磁州窯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在年幼時,就已經在心中種下了一枚瓷器的種子。他先是跟隨父親學習拉坯,後來繼續深挖,學習磁州窯裝飾藝術,拿起筆在瓷枕上作畫。“我父親研究磁州窯已經50多年了,我也算跟隨父親的腳步在逐漸成長。”任龍介紹,“到現在,我也在這個‘窯’裏待了20多年,每天上午在瓷枕上作畫,下午拉坯製作。越學習越深入,我就越發覺得這門技藝可研究的地方越來越多,一根筆、一堆泥,這就是我生活中的全部了。”

“瓷枕的樣式眾多,但每一個都是純手工製作的,長方形的瓷枕用一片片泥片粘起來,圓形和異形的都是用模具合模成型,經過修光、洗坯、上化妝土、彩繪、上釉,這樣一個初步的坯體就成型了,再經過繪畫、刻花等一系列裝飾過程,一個坯體才能進窯燒製。在製作過程中每一步都馬虎不得,稍有差錯,一個坯就報廢了。”任龍邊帶記者觀看他的作品邊介紹,“瓷枕的製作是一個複合工藝,不僅要會拉坯、會作畫,還要會燒窯,各種技能一應俱全,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陶藝人。”

在瓷枕繪畫中最重要的一步當屬“開光”,簡單來説就是有意地將畫面進行分割,突出枕面中心的主題圖案,從而使枕面上的裝飾圖案呈現出一種主次分明、虛實相生的藝術效果。“框線要秉直,線條打好了才能給主體畫部分留好空間,”任龍説,“最開始畫的時候心裏沒準,只怕畫完了基礎沒打好,破壞了整體繪畫的空間感。尤其是長方形瓷枕,5個面20根線條要一氣呵成,流暢,其次才能在邊線範圍內選擇一些寓意較好的紋路,比如石榴啊,牡丹啊,最後才能在主畫面上塑造主體畫面,主體畫面一般選擇有意義的故事或詩句。”

傳承困難恐手藝後繼無人

古時候,瓷枕在炎炎夏日起到了降温消暑的功能。瓷枕的枕面上有釉,頭枕其上會感到涼快至極。李清照的詞《醉花陰》中“玉枕紗廚,半夜涼初透”就直接説明了古人用瓷枕納涼入睡的事實。瓷枕在風行一千多年後,直到民國年間,才慢慢消失在人們的生活之中,而漸漸被柔軟棉花製成的枕頭取代,而到現在,瓷枕更成為了收藏品、裝飾品。如何讓製作瓷枕這門技藝繼續傳承,成了任龍心頭的老大難。

“首先,現在仍在繼續研究瓷枕工藝的人大部分都集中在彭城附近,而且都是在做一些工藝較為簡單的瓷枕。”任龍在談及瓷枕技藝傳承時説,“現在仍堅持做瓷枕的匠人已經很稀少了。其次,瓷枕的工藝本身複雜,是一項複合型技術,從開始學習到學有所成,中間耗費的時間精力過多,就連我自己在學習中也曾經有過放棄的念頭。”任龍介紹説,他在剛開始學習相關技藝的時候,也一度屢屢失敗,一點點喪失繼續幹下去的念頭,後來通過家人和朋友開導才走出低迷,重建起堅持陶藝的信心,“這是一條很苦很難的路,年輕人一時半會兒學不會,如果沒有專業老師的薰陶培養,很難自己學會。再次呢,就是哪怕新人學會了瓷枕這門技藝,他也需要養家餬口啊,短期看不到收益,長期學不會風險也大,年輕人太難接觸這一行了。”

“有時候的確會有感興趣的人來,但是真正專心做的太少了。”任龍説,為了讓這項技藝傳承下去,他經常給青少年普及相關知識,希望能吸引他們的興趣,有了他們才會有磁州窯的未來。

力求突破融合創新讓“老手藝”煥發新生

經過多年經營,任龍於2010年註冊成立異陶軒有限責任公司,並創立磁州窯異陶軒陶藝工作室,致力於傳承磁州窯傳統工藝,弘揚磁州窯文化。

為了讓瓷枕技藝傳承下去,任龍盡力探尋瓷枕的各種藝術表現形式,提升知名度,拓展銷路。一方面,他通過對出土的瓷枕瓷片的研究,進一步分析如何完善現有製作手法,學習古人的製作經驗,提升自己的技術。“我們這裏有一些金代出土的瓷器碎片,日常我就研究當時陶藝人用什麼方式、手法繪畫,粘接紋是怎麼設計的,瓷片的薄厚度如何掌控等等,每研究一枚碎片都能對我現在的技術有所提升。”另一方面,任龍也在改進瓷枕上的繪畫理念,更多融入現代思想和現代繪畫,讓圖文更具有故事性和傳播性。“現在我們的產品大部分都屬於收藏品,如

果能進一步提高現代產出的瓷枕的收藏價值和文化藝術價值,那對於推動技藝傳承也是大有裨益的。”任龍對記者説。

針對瓷枕技藝的未來,任龍認為發展的基礎是要突破現有技藝的門檻,達到更高的水準,而發展的方向則是讓瓷枕這個已經被社會“淘汰”的老枕頭,重新走進大眾的生活中。“我們按照人體工程學的數據,調整瓷枕製作的高度和角度,讓瓷枕更加貼近生活,讓大家枕上去更加舒服。現在我們已經有了初步的成果,瓷枕的高度更低,角度更圓滑,鋪上靠墊的話是可以日常使用的。當然瓷枕是用來消暑納涼的,也不應當長期使用。”任龍説。

每件創新的瓷枕作品,都離不開任龍的努力嘗試。談及未來,任龍説:“即使到八九十歲,我也會繼續堅持下去,讓更多人接觸和學習瓷枕技藝,將這門傳統手藝傳承下去。”(邯報融媒體記者王安)

來源:邯鄲晚報
責任編輯:郭宏
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
  			河北新聞網  			官方微信  			
  			河北日報  			客户端  			
立即打開
網站首頁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